重生还是死亡? 淄博144家关停陶企的这一年
http://www.dapurmas.com 2018-04-18 16:32:06 腾讯家居

作为国内传统的建陶产区,淄博市在环保治理与绿动力提升方面均面临着巨大压力。为此,淄博市政府于2015年底下发《淄博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主城区南部区域建陶企业转型升级的意见》,以此加快主城区南部区域建陶企业转型升级,推动建陶产业链由低端向高端迈进,打造全市转型升级先行区、生态环保示范区、产城融合样板区,实现城市经济与资源环境和谐发展。

2016年9月19日,淄博市召开建陶行业精准转调动员部署会议,进一步安排部署建陶行业精准转调任务,以全力推进建陶行业转型升级。根据此次会议要求,淄博市最终保留2亿建陶产能。

据了解,淄博市此前有近200家建陶企业,370余条生产线,年产7亿平方米的建陶产能,历经1年多的产业调整,淄博关停144家建陶企业214条生产线。被关停的数百家陶瓷企业将何去何从,是转型,还是退出?如今,距离淄博产区关停淘汰陶企已过去近一年的时间,这些企业的现状又是如何?为此,本报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微信图片_20180416212203.jpg

进入环保行业

“关停固然可惜,但却是大势所趋,不是企业消灭污染,就是污染消灭企业。早转早主动,越晚越被动。特别是在建陶等相对技术成熟的传统行业,环保谁做的好,谁就有可能在同行业竞争中占据主动。”山东义升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步宏福说。

转型前,步宏福是山东中北陶瓷的负责人。山东中北陶瓷2002年建厂,到2008年建成5条生产线,主要生产内墙砖。日产量也从6000平方米增加到近5万平方米。最多时,一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纯利润也有四五千万元。

不过,在2016年元旦,中北陶瓷宣布退出建陶生产,成为淄博第一家主动关停的陶瓷企业,并拿到了政府给予的近2000万元补贴。同年4月,中北陶瓷开始对生产厂区进行拆除。步宏?;毓槔媳拘?,做起了环保治理。“中北陶瓷之所以能够快速转型,是因为中北陶瓷本身就是由山东义升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只是回归本行而已。”步宏福说。

据了解,山东义升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专业的煤气化设备生产制造单位,现主要从事于煤气发生炉、LNG装备的研发制造以及烟气净化等环保治理服务,产品遍及全国各地,并出口到越南、印度、印尼、老挝等地,为冶金、化工、建材、玻璃、机械等行业提供设备和服务。

2016年,就在中北陶瓷关停不久后,淄博环保继续升级。当年9月19日,淄博市召开建陶行业精准转调动员部署会议,根据此次会议要求,淄博市最终保留2亿建陶产能。陶瓷企业的压力倍增,很多企业上马了环保设备,恨不能一步到位,但各类污染物的指标,却依然不稳定,很多企业最终没逃过被关停的命运。

专门做烟气治理的义升环保,从稳定达标的需求中看到了商机,联合水污染治理等其他六家行业内知名企业成立“环保管家联盟”,从企业立项、评价、系统设计开始,提供废气、废水、除尘、异味、污泥减量等一站式解决方案,致力打造“环保大管家”。

2017年上半年,义升环保合同额超过1.6亿元。步宏福告诉记者,随着全国环保治理的持续深入,环保设备制造行业迎来了春天。尤其是在烟气净化方面,因为义升环保丰富的治理经验,用户订单不断飞来,原有的生产规模已不能满足企业发展需求。而此时,为把环保设备规模做大,充分利用现有资源优势,在经过充分整合之后,义升环保决定将中北陶瓷地块扩建成为公司另一个生产厂区。

2017年6月,中北陶瓷地块项目开始动工。记者在山东中北陶瓷有限公司原址看到,安装工人正在新建的厂房内进行环保装备制造项目生产设备的安装。根据淄博市城市规划公示牌显示,中北陶瓷原址在建项目属于山东义升环保设备有限公司2#、3#、4#厂房,项目共计投资1亿元人民币。待中北陶瓷地块环保设备项目全面建成之后,义升环保设备生产规模也将达新高度。届时,山东义升环保设备有限公司环保设备年产将达到300台(套),可以较大程度上满足客户需求。目前,客户订单已排至5月份。

中北陶瓷是淄博产区首家由建陶生产迈进环保设备制造商的转型案例,也是淄博关停陶企中目前成功转型的企业代表。而在山东淄博,像中北陶瓷这样需要转型的陶企数量超过百家。

切入行业上下游

除中北陶瓷外,淄博新空间陶瓷有限公司也是成功转型的关停陶企之一。

新空间陶瓷从2010年开始涉足干法制粉项目。“当时只是想降低生产成本,并未考虑过专业从事装备制造。”新空间陶瓷总经理李峰芝告诉记者,随着环保压力逐渐加大,政府要求当地陶企转型升级的呼声越来越紧,尤其是历经7年完善改进之后,干法制粉项目技术已经成熟,也就将干法制粉装备制造提上了议事日程。

2015年10月,由新空间陶瓷研发制造的干法制粉一期项目竣工,并于同年12月份投产,该项目属于国家“十二五”支持项目。对7年之前的新空间陶瓷来讲,干法制粉项目完全属于新领域,毫无经验可借鉴,在技术层面也存在若干空白。为此,新空间陶瓷开始到全国各地学习考察,并奔赴意大利、德国考察,一点点积累经验。在研发过程中,新空间陶瓷技术团队也遇到了不少技术难题,包括对不同产品规格吸水率的反复试验,仅产品中试就超100次,造?;璞敢哺慕?次。

如今,新空间陶瓷已组建了一支近30人的专业研发队伍,并于2013年开启了与陕西咸阳陶瓷研究设计院合作,同时得到淄博市科技局等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在项目研发中,不仅是技术投入,资金投入也非常巨大,仅2016年,新空间陶瓷一年就投入了上百万元资金。自2010年至今,新空间陶瓷用于干法制粉项目研发、试验,购买设备等方面的投入已达3000万元。

经过2016年成功运行之后,2017年新空间再上项目二期,并在2017年正式成立了淄博乐陶仕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但干法制粉二期项目在投产运营不到半年期间,新空间陶瓷被迫停产,干法制粉项目一期、二期也随之停止运营。不过,运营期间,新空间陶瓷已顺利做完了各种规格,各种吸水率的产品试验,获得了相关数据的采集与验证。

由于乐陶仕节能科技干法制粉在节能减排方面优势非常明显,即使是在停产之后,依然有不少陶企到新空间基地参观,并对干法制粉项目表现出浓厚兴趣。河北金汇陶瓷有限公司 及山西朔州华伦建陶有限公司则是签约最早的两家陶企,均于2017年与乐陶仕节能科技签订了合作协议,由此乐陶仕节能科技开始了外产区的推广进程。

事实上,如今随着环保税的开征,干法制粉优势将更加突出。“目前,意向客户越来越多,待河北金汇陶瓷正式投产之后,将有不少企业前去参观,并签约??突е匀绱斯刈?,源于两大因素:一是当前环保压力,二是生产成本。之前,不少陶企应用煤制气生产,可能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但随着环保压力逐步加大,不少产区要求陶企煤改气。更重要的是,环保税是按照碳排放量、氮氧化物的排放量来征收,应用干法制粉生产可以大大降低排放,降幅大约在35-40%。”李峰芝如是说。

李峰芝表示,应用干法制粉生产,不仅可以大大降低产品生产成本,还可以降低碳排放量,利用干法制粉约有15%排放余量,可以放到碳排放交易平台上有偿消化。

据了解,无论是应用煤制气,还是天然气生产,燃料排放约占企业整体排放的40%。而干法制粉可以减少燃料用量80%,仅此一项,应用干法制粉就比传统制粉工艺节约32%,此外,还可为企业降低环保治理环节的成本。李峰芝表示,毋庸置疑,干法制粉前景非常广阔,但目前在陶企应用才刚刚开始。

李峰芝坦言,为获取更多的真实数据,待河北金汇陶瓷项目投产后,还需要再做一次大规格产品的吸水率试验。此外,其公司目前已成立制粉中心,以便为日日顺建陶产业园企业供应料粉。至此,淄博乐陶仕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将成为集干法制粉装备研发制造、料粉销售于一体的专业装备制造公司。现有来自淄博、河北、河南、临沂、湖北等产区的10余个客户有合作意向。

除新空间外,不少企业也纷纷把目光投入了陶瓷行业上下游,从中寻找新的商机。博威陶瓷在将原厂区生产线拆除之后,将厂区改造成为了瓷砖切割加工市场。该市场整体面积为20000平方米,分为南北两区,现有10余户瓷砖切割加工业户入驻。

兴开元陶瓷在关停不久,也曾奔赴广东地区贴牌生产,但最终撤出,返回淄博专业从事原有的釉料领域。

转型新型建材领域

淄博多数陶企一直以专业生产陶瓷为主。因此,多数关停陶企在停产之后,也很少涉足其他产业。这在不少淄博业内人士看来,“隔行如隔山”。而相近的新型墙体材料,也是不少陶企进军的新领域之一。

据了解,目前有几家关停企业正在考察项目新型墙体材料,但目前尚未正式投产。

雍大陶瓷是由建陶生产转型为新型建材材料的企业之一。雍大陶瓷总经理柏其远告诉记者,在经过一年时间的实际考察之后,目前该项目已在政府相关部门立项,正处于环评手续办理之中。新产品即为利用热电厂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粉煤灰为主要原料,同时配以泥浆通过高温蒸压设备工艺生产的“蒸压加气混凝土砌块加气砖”,简称加气砖。该产品原料为电厂处理生产垃圾,属于废旧利用。此前,雍大陶瓷报名入驻淄博建陶产业创新示范园,但由于多种因素影响,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决定转型新型建材领域。

“我们认为,加气砖的市场前景要比陶瓷市场好做一些。首先,生产原材料为电厂生产垃圾,通过我们废旧利用,既解决了电厂的后顾之忧,又降低了生产成本低;其次,环保压力要小于建陶行业,也属于政府支持项目。目前,楼房多为框架式结构,将需要大量的加气砖来填充,可以说市场前景非常广阔。”柏其远说。

此外,罗亿陶瓷在生产线拆除之后,经过考察论证,现已直接转型生产竹炭纤维集成墙板。而华奥陶瓷也在企业关停之后,转型生产复合材料背景墙。

天之润陶瓷则经过攻克技术难题,利用山铝赤泥改做透水砖、夜光砖和抑菌砖等功能化铺装材料。2016年9月,在产业精准转调的大形势下,已有15年历史的淄博天之润建陶关停。于克福是天之润陶瓷的总经理,他决定寻找新的项目,他想到了离企业500多米的赤泥山,那是山东铝业多年来堆积的废弃物。一直以来,山东铝业和有关部门一直在设法消化利用这些赤泥。但由于赤泥成分复杂特殊,收效甚微。于克福和山东理工大学材料学院博士乐红志团队合作,将建陶厂改名为天之润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固体废弃物利用工程技术联合研发中心也同时在天之润挂牌成立。

“生产过程中不仅没有一点污染,而且原料全部来自废弃物,一年可利用赤泥30多万吨,节省土地40多亩。”于克福表示,用赤泥做的透水砖等材料,使用30年以后,仍可以回收,继续加工成透水砖。

鲁赛陶瓷在关停之后,则选择参股陶机制造企业。据了解,鲁赛陶瓷在将厂房出租之后,并以现金入股的方式与山东朗诚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投身陶机装备类产品的制造生产。

转移产能或成为

陶瓷技术输出型企业

“不愿转型的,就做了贴牌商。工厂关停之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贴牌厂家,于是赴青海、新疆、河南、河北等地继续贴牌。”淄博齐盛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盛业军表示。

2012年,张店区以淄博市南外环为界限,计划关停南外环以北辖内陶企。淄博齐盛新材料有限公司在关停陶瓷企业范围之内。退出建陶生产后,盛业军没有选择做贴牌商,他决定围绕着行业进行新的技术研发,转型成为技术输出型企业。

“当时,由于雾霾天气恶化,我们就考虑到未来环保治理方向,于是就转向电供暖材料方向发展。而当时研发电发热瓷砖的突破点,一是解决北方地区的雾霾污染问题,二是解决南方地区无集中供热问题。”盛业军告诉记者。

为此,齐盛新材料组织相关公司人员到南方地区进行调查研究。在经过考察论证之后,于2013年全力加速研发发热瓷砖项目。

“当时,我们在研发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技术难题。发热瓷砖只是脑海中有这概念,并未有现成的经验可参考。为此,尝试了不少种材料,也反复进行了多次试验,并针对用户反馈,再进行改进完善,终于在2015年达到了研发预期。目前已经发展到五代石墨烯产品了。”盛业军说,齐盛新材料发热瓷砖目前已获得了11项发明专利,并起草编制了发热瓷砖的行业标准,上报到国标委。

盛业军认为,未来,随着煤改电取暖的持续,电热瓷砖的市场空间将越来越大。目前,电供暖设备主要分为三大类:一是直热类;二是蓄能类;三是热泵类。而发热瓷砖属于直热类产品,更适合北方地区用户。

“当初,国家发改委在下发煤改气取暖文件时明确提出:宜气则气,宜电则电。这就更坚定了我们的信心”。盛业军告诉记者。

盛业军同时表示,未来,随着发热瓷砖市场的逐步成熟,目前,也有不少瓷砖企业现已意识到发热瓷砖的巨大市场,其公司也计划通过融资来扩大产能。截止目前,其公司已在全国布局了6家合作企业,都属于战略合作。齐盛新材料公司负责技术输出,合作方负责复合、组装环节,并可以自己注册品牌。

盛业军透露,目前发热瓷砖还只是热力公司的一种补充。未来,随着煤改电政策的推进,如果产能能够跟上,或将完全替代热力公司,实现电集中供暖,这也是其公司的终极目标。为此,已与烟台市、徐州市两地电业局形成了战略合作。

不过,更多的企业还处于项目考察或观望之中。除建陶行业外,淄博很多陶企极少有涉足其他行业。“以前,一直在建陶厂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现在想涉足其他产业,感觉心里没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年对陶瓷也有感情了。”一不愿署名的陶企负责人表示,尽管当前建陶行业形势不乐观,但与其他行业相比,建陶收益也算不错的了。只是利润没有以前的高了,竞争压力大而已。但进军其他行业发展,不一定比留在建陶行业好。面对未来的投资,很多陶企显得非常慎重。

因此,不少企业选择将产业进行转移。据记者了解,淄博新丽泰陶瓷有限公司于2017年3月份外迁至安徽萧县;名佳陶瓷转至滨州市博兴县继续生产;中岳陶瓷迁至山东济宁投资创立了山东万豪陶瓷有限公司;亿泰陶瓷与欧嘉陶瓷则报名入驻日日顺建陶产业园等等。

文章关键字:
© 做爱姿势 版权所有 浙B2-20080131-25  做爱姿势 技术支持:生意宝(002095)